苍生诀 第一章

1127 分类:连载小说

                                                             苍生诀

                                                                                                                                                  海云

作者承诺本小说所有故事情节皆是原创,没有参考和借鉴任何一部小说或是影视作品。如果我撒谎,天打五雷轰。

 

                                                                              第一章

         庭院内的婢子们正在细心擦拭着堂前的台阶和中央的玉龙浮雕,奴婢们扫地的扫地,擦拭的擦拭。

        “你们听说了吗?夫人这次怀的小公子可了不得了,听说将来大有出息。”虾二佯装扫地,实则在和旁边擦台阶的婢子蚌兰搭话。

        “是吗?你怎么知道?”蚌兰有些好奇,不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虾二。

        “嗨,今日如意自在佛莲花池的莲花开了,特邀请四海龙王前去赏花,管事的去南海找南龟大人商量贺礼一事,我这不是跟着去了。”虾二来了精神,全身倚靠在扫帚身上,“这事啊四海都传遍了,就我们这儿不知道……”说着,虾二还拿手特意指了指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虾二修炼成人身不久,所以说话之间,手一会变成了虾钳,一会又恢复了人手的模样。

         “你倒是快说呀,怎么不说话了?”蚌兰一时间来了兴趣,身体微微向虾二倾斜,周围的奴婢和婢子也来了兴致,希望可以知道更多。蚌兰一激动,背后的蚌壳也显现了出来。

         蚌兰只见突然噤声的虾二站直了身板,将扫帚放至腋下,恭敬地朝着堂前鞠躬,“夫人。”

         “王…哦不,夫人。”蚌兰朝着虾二鞠躬的方向望去,瞬间惊慌地收了蚌壳,跪在地上,手上还拿着擦拭用的抹布,声音微微颤抖。

         “你们好大的胆子,府中明令禁止议论小公子,你们倒好!来呀,快把他们拖下去,砍去手脚,再丢到海边,供人类捕食。”只见一位穿着米白色百褶襦裙的女子严声呵斥,她的眼尾还长有两颗珍珠。

        “夫人饶命,再也不敢了。”虾二踉跄跪地,连声求饶。

        “夫人饶命,再也不敢了。”蚌兰磕头求宽恕。

         周围的婢子和奴婢见状,也纷纷跪地。谁也不想荒废数年的修行,谁也不甘心就这样被当成普通的鱼虾蚌类被人类捕捉。

          “罢了,不要再犯。否则,绝不轻饶。”一个身怀六甲的女子缓缓开口,头顶长有两个龙角,身着黑色龙纹纱棉袍,领口的金丝边在阳光下微闪,镶在棉袍上的珍珠晶莹剔透,发髻上的金丝玉龙云簪也很耀目。

         “谢夫人。”跪着的男男女女心里暗自松下一口气,而柔儿到了嘴边的话又只好咽下,只瞪着眼睛看着那几个婢子和奴婢。

         “我们迁居此地不久,大家有些好奇也是情理之中的。只是府里有府里的规矩,不该议论的事可不能再提,望大家谨记。”夫人的话不急不缓。

        “是。”说完,大家又开始各自忙着手中的活计。

柔儿搀扶着瑞芝回到屋内。“夫人,怎么能这么轻易地饶过他们,今儿还只是这么几个在嚼舌头,明日这消息怕是要传遍整个府里了。”刚刚还在厉声呵斥的柔儿显得有些急躁了。

         “随他们吧,突然搬府,进了这方丈山,大伙儿难免嘀咕,其实这事他们早晚要知道的。”瑞芝并不放在心上,她一手扶在门上,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看向远方,来回踱步,蛾眉微蹙。

       “夫人,是在等老爷吗?”柔儿上前搀扶着瑞芝。

     “老爷回来了。”前门的婢子向前堂传话。

    柔儿扶着瑞芝,朝着首群的方向走去,首群同样身着黑色龙纹金丝棉袍。

    “瑞芝,你慢点。”老爷快步走向瑞芝。

    “不碍事的,龙儿很乖。”说罢,瑞芝抚了抚肚子,恬静又稍显不安。

首群扶着大肚子的瑞芝,慢步走进堂内。

“怎么样?”此时坐着的瑞芝有些急不可耐。

  首群皱眉,但又很快平息眉头,“你安心些,如意自在佛只说是天机不可泄露,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前些日子,天帝在天宫设宴庆祝苍穹将军大胜猊轟兽,各界仙佛都应邀出席,首群和瑞芝夫妻无意间遇见了如意自在佛,她盯着瑞芝的肚子看了看,只说瑞芝的这个孩子了不得,将来或许能引领天地,成为众神之主,又或许会坠入魔界,不过在她600岁之时会有一劫,成败全在此劫。如意自在佛还给这肚里的孩子赐字“元”,说是这孩子和她有缘。当时满座皆惊讶不已,然后纷纷向夫妻俩贺喜,各龙王更是大喜过望,只有首群夫妻俩在原地不安。

        回宫以后,首群来不及细说,便带着着急整理出的几百个能修成人形的海族来了这方丈仙山,希望龙儿可以早日适应大海以外的环境。

         自古以来,修仙分两类,一类是人修炼成仙,他们断绝小情小爱,心中只有博爱,一类是动物修仙,他们先修成精,再修成妖,最后才能成仙,他们可自愿选择成婚与否。只是不管他们怎么努力,他们的地位终究低人一等。

        龙族虽然分管四海,权力无限,但在那些人修成的仙的眼中,也不过是整日里与海妖为伍的妖神,上不了台面,也成不了气候。数千万年来,龙族一直想要提高声望,可总是不尽如意,如意自在佛的这一席话,怎能不使龙族兴奋。各海的龙王本想趁着此次如意自在佛设宴多打听些细节,却不料她闭口不提此事,众龙王只得扫兴而归。

       “怎么会?!我族虽是神族,但论资历,论功力,论修为,如何能让一龙子引领天地?”瑞芝急得起立,反复踱步,更显不安,“修仙之路本就不易,现如今他这几个哥哥姐姐也只有傲甲和苒苒历劫成功,到时他才600岁,如何能历劫?”

       “芝儿莫慌,这还只是个预言,算不得数。”看见瑞芝焦躁的模样,首群迅速放下手中的玉雕芙蓉银底杯,快步走向瑞芝,他拉着瑞芝坐下,轻轻安抚着。

      “如意自在佛的预言怎会出错?天帝也是经历情劫,死劫,又经历了一百零八道雷劫才被天地认可,成为这天地之主。我儿到时才600岁,如何能经受得住?”瑞芝很是激动,她双手抓着首群的手,颤抖不停,“我不要他当什么众神之主,我只要他平安!”

        “我知道,我知道。”首群紧紧握住瑞芝的手,“不着急,不着急,这还只是个传说,就算是真的,龙儿不还是有我们,有整个龙族,不会有事的,不会….”首群拍拍瑞芝的后背,细声哄着。

        “整个龙族?哼!”瑞芝缩回自己的手,“多少年了?他们恨不得龙族能被众仙认可,能统管天地,又怎会在乎我儿?”

         “可我们总是在的,他的哥哥姐姐也是在的,我们修行数万年,总能帮衬着些。今日,你感觉如何?”首群故意岔开话题,他不想瑞芝过度烦忧。

        “说来也是奇怪,早些年生他哥哥姐姐时,我已变回龙身,只等诞下龙蛋。可到了现在,龙儿毫无动静,我也只是长了些红斑,随后红斑又褪去,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变身的预兆。”瑞芝虽被预言困扰着,可眼下这事更让她烦心,瑞芝很是纳闷,为什么龙儿到现在也没有要出生的迹象。

        “龙儿这么乖,老天一定会眷顾他的。”首群像是在安慰瑞芝,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打赏随意~

2022022202395097

 

回复

共4条回复 我来回复
  • 【38班】七七
    【38班】七七
    阅文集团签约作者抖几句认证编剧
    评论

    还有打赏功能?

    2022年3月27日 下午9:10 0条评论
  • 1127
    1127
    这位编剧很神秘,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评论

    第四章

    海云

    六百年过去了,在父母的宠爱之中,在兄姐的照顾之下,元蓁长成了一个阳光明朗又安静的少女。

    阳光懒洋洋地洒在屏风后的羊脂白玉榻上,榻上刻着一只正在花丛边扑蝴蝶的小老虎。屏风上画着一池莲花,有羞答答打着朵儿的,也有亭亭玉立,竞相开放的,池塘中还有一艘小船,船上有一位采莲的妙龄女子。小榻上半躺着一个少女,身着虎纹蚕丝燕居服,头上垂挂髻中还簪着一朵小巧浅色素花,腰间挂着一个金香玉做的小珠子,清秀的柳叶眉下眼波潋滟,眉间则是一点朱砂红痣,两旁弯曲着些许碎发,着实可人。元蓁目不转睛地盯着卷轴,一只手忙着将玫瑰豆沙糕放入自己嘴中,也还时不时在小榻旁的案几上摸索着,半天也没摸到一个豆沙糕。

    “闹闹?闹闹?我的小点心没有了,你能不能帮我再去厨房拿一点?闹闹?闹闹?”元蓁一个翻身,朝屏风外探去。

    “来了,三小姐。”远处门外传来了清脆的回应声。

    听到回应的元蓁,瞬间来了精神,乖乖坐在小榻上,双眼盯着闹闹手中的飞燕漆盒。只见一名扎着双丫髻的女子穿过屏风,她眉上还长有一撮细长椭圆形状的白毛,和一撮细长椭圆形状的黄毛。闹闹身着紫色上襦,浅黄下裙,半蹲下身,糕点摆满整个桌面,旁边的小茶壶里也续满了茶。“三小姐,你尝一尝王妈新做的蜂蜜稻饼。”说着,闹闹递了一块给元蓁。元蓁一口接过稻饼,又重新半躺回小榻上,继续眼看画轴,手寻摸着桌上的糕点。

    “闹闹,你说..二哥哥为何要送我这些古籍残卷?”元蓁转了个身,满眼期待着闹闹的回答,“我怎得还没看完,我又为何要看这些?”

    “小姐,我哪里能懂这些,你这古籍上的字我是一个都不认识。”闹闹起身,拿起一旁的扇子,轻轻给元蓁扇着风,“不过前阵子,我听二公子的随从说,你们看这些古籍是因为肩负弘扬道法的使命,日后可是要向凡间传播这些大道理的。只是…”闹闹扇扇子的手微微停顿。

    “只是什么,你说。”元蓁坐起身来,更加好奇了。

    “让小姐您见笑了,闹闹不明白,这卷轴上的也并非龙文?小姐您为何会看不是龙文的卷轴?”闹闹一字一句,说着自己的不解。

    “嗨,你都说了,我以后是要当神仙的,当了神仙就得心系人类百姓,所以啊,早晚得学习人类的语言和文字,管理人间大小事物,所以晚学不如早学咯。”元蓁翻身半躺着,继续盯着眼前的卷轴,“二哥哥这卷轴都换了好几次了,每次都是同样的内容,只是字体不同。”

    “也是,小姐。我听说有个预言。”闹闹忽然压低了嗓音,又警惕地看了看四周,“预言说小姐您以后会引领天地,成为众神之主,想来要学和要管的东西自是要比别的神仙多得多。”闹闹又放了一块稻饼放在元蓁嘴边,“小姐您受累了。闹闹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就只能给小姐您端盘点心送送茶。” 闹闹一脸笑意地看着元蓁。

    元蓁嘴上接过稻饼,却不说话。半晌,元蓁突然开口,“闹闹,你信这些?”

    “闹闹不懂,只是听说这是当年一个很厉害的神仙给您的预言,好多神仙求都求不到,可是小姐你有。”闹闹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眼里突然进了一道光。

    “我没想过这些,也不在乎这些。什么引领天地,什么众神之主,我不太懂,也不想懂。”元蓁又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嘴中,嘴里的糕点似乎没有了平常的甜味,“我只想过好我自己的日子。”

    “也对,别管预言真假,在闹闹眼中,小姐您就是这世上最好的,要不是小姐您,闹闹怕是早就没命了。”闹闹忽然想起了从前,但很快就回过神。

    元蓁100岁之前也还是可以自在出行的,只是元蓁100岁那年,她迷路进入森林,救下被豺狼围攻的小老虎,本来这也没什么,只是元蓁救下小老虎之时损毁了那大半个树林。若是元蓁年纪稍大些,又有术法傍身,那也能够理解。只是元蓁当时才100岁,大为震惊的首群,想起了当年的预言,害怕元蓁再惹出许多祸事,所以拆了府外原有的院墙,筑上十丈之高的铁墙。元蓁从此再没有踏出府邸半步,也是那时,小老虎成了她的婢子闹闹,她也带上了二哥所说的能排解孤寂的金香玉珠。或许是那金香玉珠真有奇效,这五百年来,元蓁确实不觉得的孤寂无聊。

    “闹闹,你就不想出去看看吗?”元蓁很认真地看着闹闹。闹闹摇了摇头,“小姐,当年之事,我每每想起还是觉得害怕,现在我待在这府里,也没什么不好。”

    像是过了很久很久,“闹闹,我觉得我们都不应该被局限,得是自由的才行。”看着卷轴的元蓁突然说话。说罢,元蓁开始发呆,后来也想再出去看看府邸外的世界,但父亲总以外面的世界不安全为由,拒绝了元蓁,央求几回之后,元蓁也就不再开口,有事没事看看书,看看大姐绣的手巾和扇子,和二哥哥,三哥哥聊聊古籍,又或是再看看四哥哥练剑,五哥哥写字作画。唯独二姐,总是神神秘秘的,半天见不着面不说,就算见着了也不怎么待见元蓁。不过谁在乎呢?府邸很大,元蓁总能在院子里找出新奇玩意,今天和小鸟说说话,明天和小树聊聊天,元蓁好像总能自得其乐。

    又是一天,又是一晚,仙山上的一晚不似凡间,没有月亮当空,也没有满天繁星,只有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阳光遍地,元蓁算得上是别人府上的好孩子,每日里准时就寝,从未更改。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打赏随意~

     

    2022年2月22日 上午10:44 0条评论
  • 1127
    1127
    这位编剧很神秘,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评论

    第三章

    海云

    “母亲,这是我用千年前在尧光山之阳采集的玉石所制的手链,性温和,原想着借此玉珠助三妹早日修成人形,可谁知妹妹一生出来便是人形。”傲甲手捧着一个香楠木做的小盒子,里头放着一个圆溜溜的珠子,珠子又穿过打着金刚结的红绳,小巧又精致,“这珠子蕴含天地之灵气,能帮妹妹修炼。”

    “母亲,三妹一出生便是我等修了数百年才得来的人身,我想三妹日后定会有所作为,故此,我特意整理了上古残卷,希望这些可以助三妹提升内力修为。”傲乙恭顺地拎着一个大木盒子,费力地放到了母亲的脚边。

    “二哥,三妹还小,哪里用得到这许多卷轴,一定是二哥你偷懒,不肯给三妹准备大礼,所以才拿这些搪塞。”傲苒苒,头是凌云髻,身着牡丹星云银丝棉袍,额上贴的是牡丹花钿。她捏捏三妹的脸,不甚疼爱。傲乙笑笑不语,满眼温柔。

    “三妹是龙女,当然是喜欢龙女会喜欢的东西。不过大哥已经送过三妹手链,那我给三妹的诞生礼就是这个。”说罢,大姐傲苒苒的手中抛出了一个用金线勾着的小小玉坠。

    “大姐,你手上也不过是个玉坠,可不是什么稀罕物件。”说着,傲茵茵就想伸手去拿这个小玩意儿。

    只见苒苒退后两步,又晃动着手上的小物件,“二妹,你可别小瞧,这可是峚山之玉,古书云:‘坚粟精密,浊泽有而光。五色发作,以和柔刚。’三妹每日戴在胸前,危急时刻,可遮住三妹气息,护三妹周全。”苒苒有些小得意。

    “哦,是吗?大姐,你看,这是什么?”茵茵双手呈现在苒苒眼前,头上灵蛇髻中的浮云流月簪显得茵茵很是俏皮可爱,双手张开之时,茵茵手上竟多了一根玳瑁簪,虽是小小一支,但又长得实在精巧,簪上还挂着两颗黑珍珠,一大一小,在空中摇曳着。瑞芝见了,也不禁感慨,茵茵是从哪里得了这么个簪子。

    茵茵开心地挑了挑眉,蓝眼睛中全是兴奋,“还有呢。”只见茵茵一甩手,玳瑁簪即刻变成鞭子,茵茵顺手挥了几鞭,然后看下大家,“此由饕餮之筋所制,惩治贪欲,不在话下。”

    茵茵炫耀地将这簪子在大家伙儿面前晃悠了个遍,“将来三妹定要做个侠女,惩恶扬善!”

    “你倒是替你三妹盘算好了。”瑞芝宠溺地看向茵茵,“这是你的志向,还是三妹的志向?”茵茵半蹲在母亲身边,笑笑不语。

    “我们与二姐/妹想到一块去了,我傲府龙女就得威风凛凛,所以我与四弟,一同寻来万年玄铁,在穹光之下锻造了这柄宝剑,再适合三妹不过。”傲丙和傲丁同声说到。

    “三妹尚在襁褓,哪里用得着这剑,再说三妹是个女娃娃,怎会随身佩剑?”傲苒苒有些疑惑。

    “大姐,这你就不懂了,现下不时兴女子佩剑,将来可就说不准了。事事皆在变化之中,上次我和莲儿…”身旁的莲儿一阵咳嗽,茵茵眼眉一转,也就不再说话。

    “为何说话说一半?”苒苒不知道茵茵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嗨,也没什么,就是..就是上回我和莲儿在经会上遇见了紫棠女君,她佩戴了镶有五彩石的宝剑,我也就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佩戴宝剑。”茵茵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这油炸小虾看着不错,五弟你弄的?”

    “紫棠女君可是能上场杀敌的奇女子,怎的,你也想要成为这样的女君?”首群饶有兴致。

    茵茵连忙摆手,“不不不,紫棠女君可是神君,是秉承天道的修仙女君,我位卑力弱,可不敢有这样的想法。”

    “哦,是吗?平日里也没见你敬畏女神君,今日怎么还谦虚上了。”三哥打趣,“大伙儿都知道,紫棠女君修仙,心怀博爱,扶济苍生,你莫不是…”三哥推搡着茵茵的肩膀。

    “去去去,你一边儿待着去,我是瞧着当女神君辛苦,所以才如此说辞。再说了,我们虽是上古神族,但归根结底,也只能算是妖族,不过,要我看,妖族多好,能结婚嫁娶,又不用守这么多规矩,好不自在。”茵茵抖着小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你仔细着些,昨儿个喝了凉酒就嚷嚷着肚子不舒服,小心今日又喝上了头。”瑞芝轻轻拍着襁褓中的婴儿,柔声说道。

    “是,母亲。我将酒温热了再喝。”说罢,茵茵将酒杯放入手中,不一会儿,杯中酒冒着细小的泡泡。

    “母亲,父亲,儿子平时也没什么爱好,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注,只喜欢写写字,作作画,前些日子,我新得了这些墨宝,想着以后三妹用得上。”傲戊打开木匣子,里面放着毛笔,墨锭等物。傲戊看上去总是柔柔弱弱,像极了文静书生。

    “你们都有心了,你们给三妹的礼物,三妹日后一定喜欢。只是,三妹也还没个名字…”瑞芝的眼睛不由地看向首群。

    “那日,如意自在佛给三妹赐字‘元’,”首群低头思忖,那就叫,“元蓁。”

    元蓁的诞生宴会结束之后,几个哥哥姐姐纷纷离席,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姐,你刚刚可是吓坏我了,差点就说漏了嘴。要是让龙..哦不,要是让老爷知道小姐你偷偷溜出宫,而我又知情不上报,那我可就惨了。”莲儿想想都觉得后怕极了,背后突然现行的蚌壳也跟着颤抖了几下,“小姐,你听说了吗,西海龙宫里二公主身边的婢子姒儿就是因为知情不报,被剥了蚌壳,丢到凡间被人类捕食,小姐,你就行行好,可千万别..”莲儿一步一朝前,着急地和茵茵确认,不料被茵茵怼了回来。

    “好了,莲儿。你胆子要大一些,步子要稳一些,我嘛,就得自信一些,我们就不会有事的。再说,我只是出去看看风景,就算被父王,哦不,被父亲知道了,你就说..说我出去游历,又或是,说我出去找紫棠女君切磋..哎呀,反正什么都行,只要能糊弄过去,你怎么说都行。”茵茵自己也编不下去,只得双手按在莲儿的肩膀上,掰正莲儿的头,直视前方,又揉了揉莲儿的肩膀,“好莲儿,不会有事的。”

    “可是…”莲儿实在害怕,西海的教训近在眼前,她可不想出事,她又朝前看向茵茵,怎奈茵茵已径直朝前走去。

    “哎呀,没什么可是的,天塌下来还有几个哥哥顶着呢,”茵茵走回去,又推着莲儿快步走回房间,“再说了,父亲也不是什么不讲情理之人,要是真的被发现了,你就往我身上推,好不好嘛,好!”

    回到房间的苒苒倒是一脸的担忧,沉闷地敲门声将苒苒拉回了现实。

    “大哥,二哥,三弟。”

    “我们来找你是想和你商量关于三妹的事。”大哥声音沉重,一脸思虑,“若不是这个预言,我们也不会搬离宫中,居于此处,也不知道你们能否适应这里的生活?”

    “我们几个倒还好,只是五弟,刚成形不久,或许还得再适应适应。”傲丙答话。

    “此地离宫中尚有一段距离,若是两地来回,总是不方便。幸好父亲引东海之水,汇集成此处的河流湖泊,你让五弟在后山的湖泊中修养即可。”

    “其实父亲母亲不说,我也知道,日后三妹会引领天地,成为众神之主的预言早就传开了,我们落居于此,也是在为三妹打算,毕竟三妹以后不能总在海里待着。”傲乙有些迟疑,“只不过…,谁能想到是三妹而不是六弟。”

    “也不知这预言真假,自古以来皆是男子为主,三妹既是女娃娃,我想这预言也是要再重新打算了。”傲丙本就疑惑,趁着傲乙说起此事,他也提了提自己的看法。

    “不管是六弟,还是三妹,我觉得都好,”苒苒叹了口气,“只是三妹现在多上长了一个角,还是黑眼睛,别说是仙界,就算是妖魔界看了三妹这副模样,也会觉得三妹是个异类。”

    “你们看看西海龙王,北海龙王和南海龙王,一听说是个龙女,恨不得转身就走。幸亏生的不是六弟,不然就真成了他们统辖天地的工具。”傲乙愤愤不平,这些老家伙平日说起来四海是一家,现如今,一个走得比一个快。

    “我们自家三妹自己疼,也用不着他们来操心。”各海龙王虽是长辈,但是傲甲也对今日龙王们的表现很是不满,但又无可奈何。

    “我想着,你们都多虑了。既然预言出自如意自在佛之口,那么就算三妹将来不能引领天地,那她日后也绝不会差于同辈,毕竟这世间又有几人能让她亲口说出预言?你们可不要为三妹操心了。”苒苒看着众人愤懑不平地模样,只得转声安慰,“不过是瞳孔颜色与我们略有不同,至于角嘛,两个也是角,多一个也不多,我们自己不拿这当回事,三妹不拿这当回事,别的也就不用再过多计较了。”

    别看苒苒嘴上说得轻快,其实大家内心都被元蓁纠在了一块,三角黑眼怕是元蓁以后要面对的第一大难关,若元蓁日后真的要统领天地,那必得经受住好一番历练,期间苦楚大家都心知肚明。可若是命运使然,府中兄弟姐妹也只能顺应而为之。

    如果你也喜欢这个故事,打赏随意~

    2022022202431243

    2022年2月22日 上午10:43 0条评论
  • 1127
    1127
    这位编剧很神秘,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评论

    第二章

    海云

    三日后,瑞芝腹痛难忍。屋内,瑞芝痛苦的呻吟,屋外,首群来回踱步,紧张不已,府里的气压低到极点,进进出出的婢子无一不神色紧张,仔细着手里的活儿。进去的婢子盆中的水是冒着热气的清水,出来的婢子盆中的水全变成了血水,染红的帕子一块又一块,大家甚至不敢有粗重的呼吸声。

    往常生产皆是变回老身,只是这次瑞芝竟是人身生产,龙儿久久不出现,痛得瑞芝只能亲手划开自己的肚皮。

    说来也是奇怪,当初天帝即位,只有金凤贺喜。华美的凤凰,发出了耀眼的光束,围绕着天帝的寝殿绕了足有八十一圈。只是这一次,乌云遮日,天黑地陷,靠近府邸百里的植物,瞬间成了枯死之状,这山上的动物也只能有一下没一下地弹动着腿脚,没了往日的生气。数阵狂风之后,植物又重焕生机,动物们也才恢复往日的矫健。更有不同的是,数不清的动物飞向这座仙山,龙族已聚集重兵把守在此,府外俨然严正以待,府门后的九藤花水球已经长出来成千上万条藤枝,严密包裹着整座傲府,东海之水也通过这九藤花引入傲府,形成了巨大的水层,保护着傲府。如意自在佛的预言早已传遍五洲四海,他们料定各处妖魔定会在此时作乱。

    “大哥,你快看!那是魔界使者的坐骑!他们一定以为此时我们会空于防守,所以才来攻击!!”傲戊憨头憨脑的,他拎了拎自己身上的铠甲,“弓箭手,准备!!”

    “且慢!四哥你看,怎么妖族族长的坐骑也来了?”傲丁有些谨慎,生怕出现什么差池。

    “你们看,为什么只有坐骑,却不见各族统领?”一旁的弓箭手有些疑惑,杀敌这么些年,他还是头一回看见这样的场景。

    “二哥,那是猊轟兽!它打不赢天帝,就找我们寻仇来了,弓箭手准备!”说罢,傲戊又准备上阵搏杀。

    “四哥,你莫慌,我看这猊轟兽并无恶意,要不要再留意些?前不久天帝才与他谈和,可不能这时候出乱子。”傲丁拉住想要前去搏杀的傲戊。

    “五弟说的有理。你们看,仙界的坐骑也朝我们这边飞来。大家先不要着急,再看看情况。”大哥的声音雄厚有力,只是将士们血脉偾张,只待一战。

    “那可不是妖魔界的坐骑,那是妖王和魔王的原身,”西海龙太子有些看不过去,他暗自嘀咕了一声,“一群蠢东西,连妖王和魔王都分辨不清。”

    “不管怎样,今日若有一个敢闯傲府,杀!”西海龙王动了动褐色的眼眸,透出一股狠意。

    “我龙族将出龙子引领天地,成众神之主,光耀我傲氏一族,这个节骨眼上,谁都不能来添乱!”北海龙王话语里透着杀意,将士们只等下令,殊死一战。

    说来也是奇怪,前来的飞禽有许多,但是彼此之间也没出什么乱子,虽是乌压压一片,但也是胜在齐整。等所有的飞禽围着傲府绕圈一周之后,屋内传出一声啼哭,极其响亮。四块放在各宫海底记录龙族子嗣的玉碑也自动出现裂痕,记录东海之后诞下龙女。围绕整个傲府的藤条又在顷刻间变回了九藤花水球,笼罩着傲府的水层也在此时退回东海。

    “生了!生了!龙后和小公主皆平安,龙后和小公主皆平安,只是,只是。。。。”在屋外候消息的虾二,慌忙奔向府外,一不留神,脚踢在门槛上,摔倒在地。

    “只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呀!”傲戊很是性急。

    “听屋内的婢子们说,三公主,三公主她…”虾二哆哆嗦嗦,又不得不继续,“她头上多长了一个角”,然后又指着自己的眼睛,“三公主的眼睛还是黑色的。”说罢,虾二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样子吓得不轻。

    五个哥哥如释重负,可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什么?你说什么?”傲丙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什么叫三妹的头上多长了一个角?还是黑眼睛??”

    “母亲怎么样?”知道妹妹无恙,傲乙担心起母亲的安危。

    “角长在头上哪里了?”傲甲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还能多长一个角?

    虾二慌慌张张地指着自己的脑门子顶上,结结巴巴地说:“我听..婢子们说..说是长这儿了。也请..也请二公子放心,夫人无恙。”

    一时间,五兄弟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讶,只知道彼此推搡着走向府内,一探究竟。

    反观各龙王,他们满脸深沉,愁云挂脸。

    “一个女娃娃?能成什么气候?!如意自在佛这回是看走了眼了。”西海龙王有些不甘心,他又问了虾二,“真是个龙女?”

    虾二点头如捣蒜,“听说..听说是这样。”

    “生个女娃娃也就算了,怎么还生了一个怪胎?”北海龙王看了看四周,只觉得今日这阵仗算是白忙活了。

    “怎么还多长了一个角?”南海龙王有些疑惑,“多长一个角也就罢了,怎么还是黑眼睛?我龙族可从未有过先例。”

    “就是,不仅是个怪胎,还是个女子,”西海龙王双手揣着,满是不屑,“若是男子多长一角,也许还能大有所为,可这世上亘古至今,哪有女子能引领天地?还当众神之主?真是荒谬!”

    “走,去看看!”南海龙王命人收了阵仗,自己走入傲府。

    往日龙族诞下龙嗣,四海同庆,只是这一回,有预言在先,却又只生了个女娃娃,还是个多长了一角的黑眼睛!这不免得让各海龙王失了庆贺的兴致,可碍于预言,又碍于各海的交情,他们面子上总是要顾及几分。

    往年诞下龙子,宫里都会热闹非凡,只是今年的状况略有不同,既不在宫内设宴,又因为生的是一个长着三个角的黑眼睛龙女,所以正席还未开始,各海龙王便借口还有公务在身或宫中有事,便急急离开,不曾多停留片刻。后院的婢子们忙着清点贺礼,而厅堂之上却异常冷清。不过首群倒是轻松了许多,他效仿民间,在府内外张灯结彩,一家人聚在一团看着瑞芝怀中的小娃娃,金丝楠木桌上没有海味珍馐,府里也没了往日的喧哗,但却多了几分温馨。

    2022年2月22日 上午10:42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