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生诀 第五章

1127 分类:连载小说

                                                                 第五章

                                                                                                                                                        海云

夜里,母亲、父亲、几个哥哥姐姐又聚在一起,商量着关于元蓁的事情。首群和瑞芝坐在乌木制成的榻上,几个孩子分坐在两旁。有预言傍身的元蓁,总是让他们不放心,离当年预言中那个劫数的日期越来越近,大家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要我说,我们不能总是把元蓁困在府里,她总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茵茵首先发言,她了解父母的担忧,但也确实不理解父母的做法,她只感叹自己有个好妹妹,能这么静静地待在府里,一待就是六百年。

    “从前将三妹困于府中,是怕她伤着山上的生灵,现如今三妹大劫在即,也不知三妹这劫究竟是何时发作,把她养在身边,就算三妹明日应劫,父母,兄姐几个也能有个照应。”大哥不同意茵茵的做法,其他几个哥哥也随声附和。

“可是大哥,三妹不能总待在这里,她得自己出去看看。”茵茵很是不同意傲甲的说法,她有些激动,坐在百灵浮雕木凳上跺了跺脚,“再说了,好多仙友的劫数都是这么来的。”

“这话怎么说?”瑞芝有些好奇,她知道茵茵整日里没事瞎跑,或许能从她嘴里听出点不同的意见。

“就是有些仙人历劫都是拜他家人所赐,就说那个兔精缈缈,她家有兔仙推算出她有个劫数,父母试图给她挡劫,结果劫没挡,那位兔仙所说之事反而害了缈缈。您再看看,潇湘仙子的父母给他算出来他日后会遭遇情劫,于是就给他吃了绝情丸。这不吃还好,吃了嘛,绝情丸倒成了他情劫的开端。” 茵茵端直坐着,“母亲,您评评理,您说他惨不惨。”说罢,茵茵又转头吃着蟠桃,喝着玉露。“父亲,这回的蟠桃和玉露不错,这玉露嘛,肯定不是穗儿酿的,穗儿可没有这手艺。”说罢,茵茵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父母兄姐都看着茵茵,默默不语。

     “二姐,缈缈是哪个府上的仙友?我以前怎么都没听说过。”四弟略感疑惑。

“哦,缈缈啊,就是柳河传里头的那个女神仙。” 茵茵顾自吃着水果点心,全然没有留意兄姐的神情,“你没听说过也很正常,那是凡间画本子里头编出来的故事。”

    听到这里,首群和瑞芝一个对视,似笑不笑。

    “茵茵,你慢些吃,这都晚上了,小心吃多了睡不着。”说罢,瑞芝又打发柔儿将自己面前的果盘递给了茵茵。

    “谢谢母亲。”茵茵没有留神,傲乙假装轻轻咳嗽。

    “哦?你说的可是真的?画本子里头竟还写了这么些事儿,莫不是凡间百姓觉得好玩自己捏造的。”首群缓缓端起面前的福绕云龙羊脂玉杯,漫不经心,又佯装不在意地问了一句。

    “也不清楚,反正他们都是这么传的,你要是不信,我还可以借你看看,这画本子可重了,背回来还真有点累。”茵茵使劲咬了一口手中的人参果,“母亲,今日这人参果倒是不错,汁水比往日的都足。”茵茵所有的注意力全在手中的人参果上,丝毫没有留意是父亲在问话。就连平日里最是安静的五弟此时也忍不住咳嗽两句,想要提醒二姐说话留神些。

“那也好,你将画本子全数拿来给我看看,让我也好好想想该如何替你们三妹挡这个劫数。”首群看了一眼瑞芝,眼神中带着几分笑意。

“得嘞,下回我让莲儿把书送到你屋,要小心了,父亲可不愿意…”吃着东西的茵茵突然停了下来,眼神停滞,又猛地回头确认和自己对谈的是谁,接着又看了看周围的兄弟和姐姐,腾地一下站起身,开始了自己的说辞。

    “就是前些日子啊,紫棠女君邀我与她一同体察民间疾苦,我见她一个神仙得独身前往,也是怪可怜的,就想着与她同去,我与她还能作伴。”茵茵不自觉地将手放在身后,丝毫不管满手的果汁,两个手不停地把玩着上衣的边角。

    “神仙可怜?还需要你作陪?”首群淡定地将手中的玉杯放回榻上,拍了拍自己的手,眼睛直勾勾看向茵茵,目光中丝毫没了之前的笑意。

    “哈哈…神仙,可怜?”茵茵满脸堆笑,又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神仙可不可怜的,谁又能知晓,父亲您说,这话在理吗?”还没等首群说话,茵茵又抢先一步,想要强行绕过话题,“父亲,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三妹的劫数。您看,缈缈的劫其实都算不得是自己的劫,就是缈缈的父母过于关心,反而促成了缈缈的这个劫。”说着,茵茵又瞄了一眼父亲,“我们嘛,我们应该汲取教训,凡是不能总想着躲,也得想着疏导吧,您看看大禹治水,可不就是改了鲧的阻挡方案,采用疏导的办法,这才能保一方太平,您说是不是?”茵茵边说着话,边是不经意地向后方退去,“我们也是一样,不能光想着阻止,也得向大禹学习学习,疏导疏导三妹这个劫数,父亲,您说是不是?”其实傲家对于府中孩子是否去凡间是不怎么管束的,只要不被仙界发现,不要在凡间惹祸,剩下的,就看首群想要怎么处置了。

    “我觉得茵茵说得也有些道理,我们都想帮元蓁渡劫,可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这劫究竟为何,又会在何时发生,我们莫要好心办了坏事才行。”瑞芝用余光瞥了茵茵一眼,又看向了首群。首群不语,只看向茵茵。逃不掉的茵茵,只得硬着头皮往下编。

    “父亲,其实我们可以总结其他仙友经历的劫数,左不过一个情劫,一个死劫。”看着沉默不语的首群,茵茵想起在家待了五百年的妹妹,把心一横,开始了自己的大道理。

“第一个是情劫,简单来说就是,凡历劫者生不如死。也就是说,凡是历劫的仙者都会难受得挠心挠肺,若三妹要经历的是这个劫数,我们可以助攻,将这个劫数控制在我们能掌控的范围以内,可好?”

    这点倒是引起了首群的兴致,“你接着说,说得有理就免了你私自外出的罪罚。”

      首群话一出,刚刚还两眼一闭,把心一横的茵茵此刻完全放松,又一屁股坐回自己的百灵浮雕木凳。

    “你得明白,如果元蓁将来真要引领天地,成为众神之主,那么她只能有博爱,不可有情爱。”首群清楚地吐露着每一个字词,可他心底里却极其不情愿,他不愿这样安排女儿的人生,可是碍于预言,又无可奈何。

    “这不难,人修成的神仙不也是没有情爱,只有博爱嘛,给三妹找一个风流倜傥的男神仙,这样他们就不能在一起了。”说着说着,茵茵突然停下暗自叹气,又小声嘀咕,“众神之主有什么稀奇的,真是不自由。”

“父亲,再过几日,多宝天尊要招收新的弟子,但是多宝天尊的得意弟子——繁潇星君也会在场,听说繁潇星君为人彬彬有礼,又风度翩翩,早已迷倒众多女仙,只是他诚心修仙,不曾过问男女之事,若说这仙界有谁可以与三妹相配,想来也只有他了吧。”大哥改了主意,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因此提及了多宝天尊收弟子一事。

“父亲,可以让二妹,三妹,四弟和五弟去向天尊们学习,这样三妹就有机会遇见繁潇星君,届时二妹,四弟和五弟就帮衬着三妹,希望这样可以帮助三妹历劫。”傲乙也觉得这种时候一定要好好利用。傲丙也说了说自己的看法,“二妹的想法很是新奇,既然不能阻止三妹的劫数,那我们就助她渡劫。”

“大哥,二哥,三哥,我们不是去向多宝天尊学习?怎得成了三妹和繁潇星君的助攻?”傲戊不理解。

    “这样也好,到时你听二姐的安排。”首群扫了傲戊一眼,终于喝上了一口杯中的灵泉,“茵茵,明日你知会元蓁,她将与你们一起去昆仑山向灵宝天尊等三位天尊学习。”

    “父亲,嗯…不然让大姐去帮助三妹?我…”茵茵有些支支吾吾,她才不想去学习,昆仑山上哪有凡间好玩。

    “嗯?你有意见?”首群挑了挑眉尾。

“啊不,我是说,我和元蓁一起去学习,大姐可以送我们去求学。”茵茵一脸假笑。

    “傲乙,傲丙,你们俩最近在忙些什么。”瑞芝温柔的询问儿子们的近况。

   “母亲,我和二哥最近一起管理豫州的雨水。”傲丙起身,恭敬地回答母亲的问话,“只是我还不太会用术法操控雨水,要向二哥多学习才好。”

“好,若是遇到难事,要先自己想办法解决,倘若不奏效就回来禀告,父母总是在的。”瑞芝一席话给了傲乙和傲丙定心丸,现在他们学着管理凡间,总有不懂的时候,可父亲又过于严厉,总让他们碰壁。

“若是无事,大家便散了吧。”当晚的家庭会议即刻结束。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打赏随意~

2022022202522991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