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生诀 第七章

1127 分类:连载小说

第七章

                                                  海云

第二日,首群将兄弟姊妹几个叫到堂前,大概讲述了多宝天尊等三位天尊正在招收弟子一事。

“蓁儿,你到时与你二姐,四哥和五哥一同前往求学。”首群又一次不经意地拿起玉杯,实则却在观察元蓁的反应。

“知道了,父亲。”元蓁淡淡地回应。

“元蓁,你即将去昆仑山求学,不开心吗?”首群有些疑惑,从前吵嚷着要出府,为何现在却如此淡定。

“开心。”元蓁依旧淡定,“女儿一定认真学习,绝不懈怠。”

“那就好。”首群以为是这五百年的经历使元蓁养成了一个不急不躁的性子,他心想这样或许也不错,首群的手上不停地晃动着玉杯,眼神却又看向元蓁,“去学习,学知识是首要之事,但让自己开心更是重要。”

“是,父亲。”元蓁的回答总是规规矩矩。

在回房的路上,元蓁的步子显得格外轻快,闹闹都有些追不上。回房后,元蓁坐在小榻上,腿轻快地在半空中晃悠着。看着闹闹给自己整理东西时,元蓁也似乎比平日里多了许多话。

“闹闹,你说外面的世界长什么样?多宝天尊会收很多弟子吗?他们都是谁?他们会喜欢我吗?我还只是500年前出过府,你快教教我,我应该怎么做?”坐在玉榻上的元蓁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小姐你忘了,我也没有出去过。你可以去问问二小姐,想来她能给您一些意见。”闹闹的笑容也早已堆满整张脸,在府里待了五百年,她也可以像三小姐说的那样和她一起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重要的是,这一次是大伙儿一块去,而且不是去森林。

“对呀!”元蓁的双脚突然停止晃悠,“我们可以一起去找二姐,只是二姐平日里也不怎么与我亲近。”说到这里元蓁有些泄气,耷拉着脑袋,“不过从前她也从其他仙友那里给我带过许多稀奇玩意,我想二姐也不会不搭理我。”元蓁想要去试试看,脑袋又支楞起来。

就这样,主仆二人并肩走向茵茵的房间,看着两人略显欢快的背影,不像是主仆,更像是姐妹。

“请问,二姐在吗?”元蓁站在庭院前,安静地等候婢子传话,婢子们整齐站在两侧向元蓁行礼。

“在的,在的。”元蓁朝里望去,只听见了二姐的声音。不一会儿,茵茵踏着欢快的步伐朝元蓁走去,“三妹你来了,快进来。”

身着浅绿色襦裙的茵茵脚步轻快,拉着元蓁的手就往屋内走,从未与二姐如此亲近的元蓁倒显得有些不自在。

“三妹,今日怎得有空来我这儿?再过几日我们就要去往昆仑山求学,你可开心?是否准备妥当?”茵茵一连串的问题让元蓁犯傻。她原以为二姐是因为她异类的模样,所以不愿与她往来过多,可现在看来好像一切都和她想象中的不同。

元蓁一脸懵,正不知该如何回答茵茵。茵茵好像看出了元蓁的困惑,她拉着元蓁的手,坐在元蓁旁边,“三妹,你也知道我这个性子,无事太闲呢闷不住,有事在身那就更是闲不住,我怕我打扰了你的清静,反倒给你惹得不自在,所以从前少与你往来。”说着,茵茵很是兴奋,“不过现在好了,日后我们可以一同学习,我也可以同你说说我这些年看到的和听到的。你说这样可好?”茵茵是真替元蓁感到开心,她希望元蓁自由,希望元蓁以后都是自由的,小龙女长大了,总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她还希望自己可以用这些年看到的和学到的帮助元蓁。茵茵才不想管什么众神之主,她只知道,不论是从前,还是以后,元蓁都是她的三妹。

“三妹,明日出府的衣物我已经备好了,待会就让闹闹拿回去。三妹,你穿着一定很好看。三妹,明日你要梳一个什么样的发髻?元宝髻还是单蛇髻?”茵茵一招手,莲儿端着一本卷轴,笑盈盈走来,“从前不能和三小姐你说话时,我们小姐总是把想对你说的话,什么仙界的新鲜奇闻,又或是凡间的轶事趣闻,都说给了我听。现在好了,这日后啊你们可是有得话聊了。”

“行了行了,莲儿,你快忙去吧,让我们姐妹俩自己说会儿。”拿到卷轴的茵茵,往外推了推莲儿,莲儿不恼,只笑盈盈走开。

“三妹,你看,你喜欢什么发誓,这是我收集的民间各式发髻,你喜欢哪个,明日我们便梳哪个。你若都喜欢,我们就每日换着梳,”说着,茵茵又兴奋地朝妆奁走去,“还有这些,这都是我给你攒的,你一定得都戴一戴。”茵茵从妆奁的最底层拿出了一个超级大的木匣子,她开心地走向蓁儿,献宝似的拿起这盒中的许多发簪和步摇,一根根插在元蓁头上,“三妹,我觉得这个好看,我觉得这个也好看,我觉得这个也不错,三妹,你怎么看?”说话间,茵茵引着头上插满簪子和步摇的元蓁走向铜镜,“三妹,你喜欢哪个?”

元蓁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满脑袋簪子,声音小小地问了一句,“二姐,你以前也是这么戴簪子的吗?”

“嗨,这都不重要,”茵茵并没有急着回答元蓁的话,手中还拿着那个大木匣子,不停地问,“三妹你明天戴哪个?这一木匣子的簪子步摇你都拿去,本就是给你准备的。”

元蓁从前哪里见过这许多玩意儿,只是觉得二姐盛情难却,就从发髻中随便挑了一根簪子,“二姐,我喜欢这个,我可以明天戴这根簪子吗?”

“可以可以,那你后天戴哪一根?”茵茵迫不及待,站在一旁候话的莲儿倒是忍不住笑了,“小姐,你耐心些,三小姐从前哪见过这么多簪子,您让她回去慢慢挑,日后轮换着戴,不就可以了吗?”

“这还用你说,我当然也知道,这不是太开心了嘛。”茵茵轻轻推了推莲儿,又拉着闹闹来挑簪子,“闹闹,你也挑挑,看你喜欢哪个。”

同在府里五百年的闹闹哪里知道怎么选,只是愣愣地回答,“二小姐,你给我挑一个?二小姐挑的一定好看。”

 “这个好。”茵茵拿起一支步摇,放在闹闹头发上比划,又低头看着闹闹,笑容很是灿烂。

不一会儿,茵茵又开始走向妆奁,从里头拿出一个更大的木匣子,“三妹,你看看这些,这些可是我历年来为你攒下的胭脂水粉,你快看看。”

元蓁回头,只见茵茵的手上拿满了大大小小的小盒子,每走一步,都有小盒子掉落在地,闹闹和莲儿赶忙上前。小盒子的材质也各有不同,贝壳的,铜的,金的,还有白玉的,小小一个盒子上竟还雕刻有莲花,稻米,小麦等等图纹,精致得不得了。只是有的妆粉年代久远,就算茵茵用了术法加持,但也是无济于事,一开盒子,一股黑烟扑了出来,引起四人剧烈地咳嗽。

茵茵朝着这堆黑烟挥了挥手,“不碍事,不碍事。”茵茵咳嗽两声,“三妹,我这里还有许多,你快看看。”说着又将蓁儿拉回案几前。

“三妹,这儿有米粉,红粉,铅粉,辰粉,露华百英粉,青黛,墨黛,梨花面脂,红花胭脂,朱砂胭脂,墨丹和朱砂唇脂。”说着茵茵很认真地给蓁儿介绍,“还有这个,青石黛砚。”

“三妹,米粉和铅粉用来敷脸。”说着,茵茵就给元蓁上脸。

“三妹,这是红粉,露华百英粉和梨花面脂也都是抹在脸上用的,”说罢,茵茵又将这些通通抹在了元蓁的脸上,或许是太开心,茵茵下手有些重。

“三妹,红花胭脂,朱砂胭脂是胭脂,是擦脸颊上的,我也给你用点,你看你喜欢哪款,你喜欢哪个用哪个,我觉得这个颜色配你,这个颜色也不错”,兴奋的茵茵不停地给元蓁脸上抹东西,元蓁只能感觉到姐姐不停地在往自己的脸上加东西,其他的一概不知。

“三妹,这个是唇脂,有好些颜色,你喜欢哪个?”茵茵越说越兴奋。

元蓁怯怯地用手指了指其中一款,茵茵从盒子里刮下一大块,涂抹于元蓁嘴上。

“还有这个,这是画眉的。”不用多说,茵茵已经用在了元蓁的眉毛上。

“三妹,这是我自创的,可以抹在你的眼皮子上,可以让你看起来神采飞扬,”说着,又将一些东西调和在元蓁的眼皮上。

“行了三妹,你快去铜镜前看看你喜欢哪个颜色。”说罢,茵茵推着不在状况的元蓁走向铜镜,在远处候话的莲儿和闹闹也很是好奇,不由自主地跟上前去。

莲儿看着铜镜里的元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赶紧捂嘴偷笑,“小姐,你的手略重了些。”

此时的元蓁转过头看着大家,只有闹闹静静地看着元蓁,又看看二小姐“二小姐,外面的凡人都是这样的吗?”

好家伙,只见元蓁满脑袋簪子和步摇,脸上红的,粉的和白的,眼皮上的颜色也是青的青,绿的绿,红红的嘴唇也是有些吓人。

“去去去,你懂什么,我这是让三妹自己选,”茵茵朝着莲儿的方向摆了摆手,眼神又挪回了元蓁的脸上,“三妹,我觉得这几个颜色适合你。”说着,手指朝元蓁脸上的几个地方戳了戳,然后又将这些小盒子重新摆放整齐,转过头对着闹闹指着这些归类好的盒子,“闹闹,你小心记好,这些是三妹平日里可以用的。”不知怎得,茵茵转过身看了看元蓁,又看了看闹闹,“这样吧,这几日我让莲儿去你房里,耐心教你们用这些。”

“是,小姐,我一定好好教闹闹,您放心。”莲儿开心应下。

“三妹,你得常来找我,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也有很多事情想告诉你。”茵茵突然认真起来。一方面,她替元蓁开心,元蓁不会再被禁锢在这个诺大的府里,另一方面,府外的未知也让她心慌。“以后你要跟在姐姐身后,姐姐和哥哥会保护蓁儿,蓁儿也不用惊慌,你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茵茵轻轻抱着元蓁,远处的莲儿满眼柔情,只有她知道茵茵的无奈,也只有她知道茵茵是真的很喜欢元蓁。

这些日子里,茵茵总找元蓁来房里说话,不停地和她讲外面是何模样,告诉她仙友对于龙族的看法,对于元蓁的看法。虽然仙界之中全是神仙,他们也见过许多世面,但是他们还是对长着三个角,瞳孔异色的元蓁充满了好奇。另外,众神之主这个名讳也是赚足了大家的眼神,谁说神仙不八卦。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打赏随意~

2022022202540215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