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生诀 第八章

1127 分类:连载小说

     第八章

                                                              海云

饭后,一家子齐聚在一起。

“明日就是你们求学的日子。”首群说罢,瞥眼看向元蓁,“旁的我也不多说,只是你们三妹是头一回离开方丈山去别的地方,你们兄姐几个一定要事事留意,切莫让她惹上什么乱子。”说到底,首群还是不放心元蓁。

“是,父亲。”傲丁和傲戊,还有茵茵一同回话。

“父亲放心,我们几个一定小心照顾元蓁。”茵茵保证。

“行了,你们都回房休息吧。”首群一挥手,大家起身退下。

大家各自散去,首群和瑞芝还坐在堂上休息。

过一会儿,苒苒和茵茵求见。

行礼过后,茵茵和苒苒对视,“父亲,我明日散学之后能否在府里设宴,一是想宴请各位仙友,二也是想让您帮着瞧一瞧繁潇星君。”

首群杯中的灵泉水轻轻往一侧歪斜,。这一天终究是来了。龙族向来是自由婚配,可是这一回,首群不得不插手元蓁的感情,若能帮助元蓁历劫,就算全豁出去,首群也心甘情愿。

“你去告诉厨房的王妈,准备明日的宴席。”首群略微转头,告知身旁的婢子。

“希望此番真能促成三妹的情劫,至少一切都在我们控制之中,三妹也不必承受太多痛苦。”苒苒一席话发自内心。

“是呀,如果三妹一定要经历劫数,我们顺手推舟,给她选定男仙,这样才是最好。”茵茵的目光里多少兼着些期待。

“情劫乃是天定,哪是你们能选择的?”首群深谙这个道理,只是迫于无奈,希望可以死马当成活马医。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茵茵有些不服气,“若三妹喜欢,那就是情劫。”

“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厚道?”苒苒总是有些放心不下,她觉得这是在利用繁潇星君,“虽说我们的目的是助三妹渡劫,可若平白利用其他仙友,怕是坏了因果,惹上报应。”

“大姐,你多虑了,繁潇星君若是能和三妹共渡此劫,说明他们二人本就有这段缘分,我们只不过是提前给三妹把把关。”

苒苒点头,也就不再多说。

“三妹不清楚外面的世道,也不清楚人情世故,虽然这些日子里我给她讲了不少,但是听到的和自己见识到的总是不尽相同,所以我们借着明日的宴席,也细细筛选一遍在场仙友,免得她交一些不着四六的仙友。”茵茵早就做好了准备。

“不着四六?”苒苒疑惑。

“不着四六的意思就是不靠谱,这个词近日在凡间盛传。”茵茵脱口而出,毫不在意,“届时仙友众多,我们把把关,摸清列位仙友的脾气秉性,倘使三妹真与那脾气秉性恶劣的仙友结交,我们也能从旁助力。”

“二妹,你用凡间之词比喻仙友,似乎不太妥当?”苒苒想要善意提醒茵茵,仙界和凡间还是不同的,

“没关系,反正这些仙友也不知道,而且我们都不知道这些仙友是谁。大姐,不用在意这些细节。”茵茵安抚着苒苒,随后又问:“母亲,父亲,你们有何看法?”

瑞芝和首群对视,“就先按照你们的想法办吧,有什么事随时告知我们。”

“是,母亲,父亲。”姐妹俩齐声回答。

“时辰不早了,你们也早些回去休息,不要误了明日的时辰。”

苒苒和茵茵退下后,瑞芝担忧地问起首群,“你说,这样能行吗?”

“试试吧,这好歹是个办法。”首群轻轻抱着瑞芝。

离如意自在佛预言的时间越来越近,可是大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助元蓁渡劫,既然茵茵这样说,那就试一试,好歹大家还有个前进的方向。

瑞芝和首群也知道历劫成仙实在不易,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又或是飞回烟灭,可他们实在想不到若元蓁就是众神之主,她一个还未成年的龙女会面临什么样的考验,会经历什么样的劫数,而这最后究竟是历劫成功,还是魂飞魄散,永不复生,这都不得而知。龙族虽是上古神族,但说到底也只是妖兽一族,虽然龙族想在仙界争夺一席之地,但是于瑞芝和首群而言,只不过是希望膝下子女平安,昌盛,龙氏血脉不要衰败。

夫妻俩一夜未睡,其实彼此都知道,但是又没有互相戳破。他们有太多的担心,他们担心元蓁的异形会被众仙友嫌弃,他们担心元蓁会被众仙友嘲笑和为难,他们担心元蓁会过得不好,他们也担心,如果劫数真的来临,不谙世事的元蓁该如何遭受这劫难。

瀚德学院门前已经聚集了许多弟子,有三俩弟子聚在一块闲聊的,有学生透着缝隙朝学院内张望的,有学生在榜前查看课堂安排的,还有一人在独自查看卷轴。

“居然只开设三门课,只有思辨,术法和实践课。”仙友一拍了拍身旁的仙友二。

“这样啊,我看看。都由哪些天尊授课?”仙友二应声查看。

“我跟你说,这次授课的天尊可了不得,多宝天尊教授思辨,尚武天尊教授术法,北斗天尊教授实践课。”仙友三也加入了对话。

“你们知道多宝天尊?”仙友一对多宝天尊很是好奇。

“嚯,这你都不知道,多宝天尊那可是大名鼎鼎。他为助人类修行曾领命下凡,将其编纂的书籍带入凡间,供凡人学习。” 仙友二说起了自己所知道的。

“哦,他这么厉害啊,天尊编的书怎么还要给凡人看?凡人能看懂?”仙友三搭话。

“你这是哪里的话,仙界本就掌管凡间大小事务,天尊编的书当然可以给凡人学习,只是天尊讲的可都是些大道理,我听说…”讲话那仙人突然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又说道,“我听说这位天尊脾气甚好,从无门第之见,偏是对学问有些讲究,平日里最不喜对无缘之人讲授学问,对仙界如此,对凡界亦是如此,神仙中能听懂的都是少数,何况是凡人,”他朝周围仙友凑近的脑袋又慢慢朝后靠,“所以啊,没什么可担心的,能学懂并运用的天尊书籍的凡人,自是天尊的有缘人。我们管好自己便好,学好知识才是首要。”

“说得在理,要是我们学的还不如凡人,那才是丢脸。”说着,几位仙友相互推搡,嬉笑起来。

“学不会不要紧,多学几遍即可。你们看看那边,知道那边独站着的人是谁吗?”

众人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儒雅男子,身着一袭白衣,衣上墨绿色的衣边与他头上浅绿色的发簪很是相称,腰带上还挂着一个小巧精细的玉笛,坐在石阶上查阅卷轴。

很快,大家又聚在一块,说话的那仙友用手指了指那独身的男仙,“繁潇星君,掌握星云变化的仙君,每次天尊开课,繁潇星君都会来,听说听天尊讲课像是…像是在悟道,每听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感悟,你再看看我们,”这仙友又指了指周围,又晃了晃食指,“到时候听不懂可不要丧气,书读百遍,其意自现嘛。”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打赏随意~

2022022202540215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