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在古装剧“求新求变”的当下,同类型题材如何顺利突围是业内的“老大难”问题。
最近热播的《梦华录》,之所以能够在众多影视作品中脱颖而出,它的创新恰恰在于没有另辟蹊径。

守正出奇”构成本剧的重要注脚。整部剧试图摆脱各种模式或套路包装,精美的服化道和色彩搭配之下,是难以掩藏的东方之美。“创业”姐妹团——赵盼儿、宋引章和孙三娘身上,更得以窥见女性力量之美的内核,叫人拍手称赞。
独具匠心的“写意”东方美学

“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梦华录》在视觉元素的组织上,从考究的服装造型,到精致的场景设计,再到大雅的色彩表达上,可以说为作品增色不少。有关“写意”的东方审美构建,结合诸多细节的展现,更是得到了较好诠释。

场景设计方面,雅致又富有情趣。《梦华录》大到吃喝玩乐场面,小到后厨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美食,宋朝传统美学体现得淋漓尽致,市井烟火气更是让人代入感十足。清幽河道,繁华街头,人如在画中,动静相宜。正如导演杨阳在个人特辑中所言,她希望剧中的景致不要太堆砌,演员置身其中,要达成人与景浑然一体的效果。


俗话说,女人是水做的。杨阳考量到《梦华录》是一部女性群像戏,想要通过打造河湖交错的江南水乡,全新演绎“女人如水”的概念。于是带领幕后团队采风十城寻景,去到杭州、苏州、无锡等地,汲取拍摄灵感。


服装造型方面,取宋瓷之色,制雅逸之裳。不同时期,人物造型大不同。就像女主人公赵盼儿的三个时期,为了呈现她的层次变化,造型指导黄薇表示:“第一个阶段钱塘茶铺的市井感,面料以棉麻为主;到了半遮面时期,基本是上下裙的款式,面料中加入部分纱质感,颜色丰富了些;再往后抹胸加褙子,面料主打络纱、厚缎,颜色饱和度提高,细节上点缀更多。”孙三娘厨娘服装主要体现她的工作内容,围裙配合利落干净的头巾是个人特色。

“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细心追剧的观众会发现,主创团队取宋代瓷器的颜色,应用于登场人物的服装上。衣服上的一些绣法,“取材”于瓷器上的裂纹。服饰整体风格飘逸又灵动,细腻质感衬托出衣带飘飘,与场景打造中的古典美相得益彰。
色彩表达方面,意象化特征,随处可见。开篇的一镜到底,一边是男主角顾千帆所在皇城司的暗黑色调,铺面而来的肃杀感;一边是女主角赵盼儿和好姐妹孙三娘所处茶铺的生机盎然色调,它是希望的一种延伸,也体现了两人正能量的角色性格。
还没完,《梦华录》习惯用暖色调拍出东京的人间烟火气,店铺摊肆、饮食起居、岁时物货等,一派欣欣向荣景象尽收眼底。至于门口摆设的层次高低、各式各样小盆景,即使未见人,城市也是活的。

“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从文学性和艺术性上来说,一部影视作品不仅凝聚着台前幕后众多人的汗水与心血,还凝结着他们的意识与追求。
《梦华录》是一部以宋代市民生活为背景来展开故事的剧作。它依托中国传统文化,承担着“连接者”的角色,将东方之美无差别传达给观众。这里面,服化道所代表的审美体系,恰恰是普通观众的美学追求;对文本内容的创作和理解,尤其是人物成长弧线,更传达出我们文化的宝贵内核与精神重量。

女主角赵盼儿,在东京做生意的女掌柜 。为人坚韧聪慧,待人真诚、懂礼数。男主角顾千帆,皇城司副使。行事铁面无私,但也菩萨心肠。剧中,赵盼儿是顾千帆的“软肋”,两人身份地位的“鸿沟”,并没有成为彼此双向奔赴的绊脚石,经编剧张巍之手,他们的人设增添了一份厚重感。


《梦华录》主角团的成长、互动基于剧情铺展,且更加生动描绘了不同女性敢于直面自己的生活态度。展开来说,《梦华录》以女主角赵盼儿为轴心,爱情上,她身边有“活阎罗”顾千帆的深情守护;友情上,又有敢爱敢恨、琵琶作“剑”的才女宋引章,热情仗义、爽利干练的“巧手”厨娘孙三娘两个闺蜜的相互陪伴……剧中这几个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各不相同的主人公,尽管在爱情、友情和亲情中,每个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但他们拒绝被定义,深信只有由内而外的华丽蜕变,才能让自己闪闪发光。

“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换句话说,“一地鸡毛”的酸甜苦辣生活中,诸如赵盼儿被升官加爵的“软饭男”欧阳旭悔婚,顾千帆在朝堂的有退有进、有攻有守,孙三娘曾婚姻生活不幸而轻生等等,大家每分每秒都在经受着考验,但他们仍愿意鼓起勇气,兴致盎然地与所处的时代交手。
以上,在大世界观加持下,每个人都有完整的角色成长弧线,人物命运和社会发展的起伏,无疑汲取了东方传统文学作品的文化精神,这是《梦华录》的一大魅力所在。

“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成为自己的那一束光
不难发现,国产古装剧背后的底蕴多依托于东方文化。
《梦华录》除了活色生香、美艳、生动的视觉盛宴、人物设定,还有着能够引起广大观众情感共鸣的女性励志主题。可见,这部剧主创团队重视的不仅仅是审美外壳,还有精神上的“内秀”。

“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如今,关于影视剧角色的设计,“男女双强”模式越发多了起来。《梦华录》表现出的亮色也在这里,相比官场上游刃有余的顾千帆,赵盼儿一角凭借智慧和胆识也逐渐在京城有了一席之地。他们之间有关命运抗争与男女情愫的刻画,可谓棋逢对手的外显。险恶仕途和儿女情长之间,有使命感,也有如胶似漆。与以往浪漫至上的古典爱情叙事,《梦华录》不仅给予荧屏女性更多空间,也将其置于更宽阔的叙事视野之中。

“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我在这里面看到了很多关于‘北漂’的故事。”杨阳这样形容。张巍谈到创作理念时则说:“《梦华录》作为一部女性古装励志剧,未落俗套之处在于,赵盼儿、宋引章和孙三娘,三个女性角色依靠侠义、善良、勇敢、聪慧等性格特点,彼此惺惺相惜、彼此帮助,为了同一个理想和目标奋斗的精神依然可以成为一种了不起的能量,让我们穿越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光,这种友谊的力量甚至比爱情还要可贵。”

“写意”东方美学下,《梦华录》打造女性群像戏新概念

赵盼儿、宋引章和孙三娘,她们之间的互相扶持、彼此欣赏,贯穿全剧。不管是赵盼儿倾囊相助被囚禁了的宋引章,步步为营套路周舍;还是宋引章经历一次次情感欺骗过后,与好姐妹们一起把酒楼生意做大做强;抑或是赵盼儿皇城司遇险后,执意要去半遮面照看生意,孙三娘心疼质问。这里古今结合的正能量告诉我们:成为自己的那一束光。
“这个东京,如果不是靠自己本事留下来的,还不如回去。

转载文章,不代表查理老师的编剧课立场。https://www.bianjuke.cn/p/164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