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责编小文最近参与的一次项目会,是在讨论一部真人真事改编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会上制片人和大策划分别提及可以参考韩剧《请回答1988》(下略为《1988》),他们的理由是,有青春怀旧的部分,也有家庭的部分。

小文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在项目会上听到《1988》这个剧名了,“好像每个国产剧制片人都有个拍一部《请回答1988》的梦。”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事实上,在项目书或者项目会上“对标”和“参考”韩剧,似乎已经成为国产影视业共识。

除了《1988》之外, 2020年《三十而已》带火“女性群像”题材之后,对标项目中韩剧《请输入搜索词:WWW》和《浪漫的体质》成标配;近期国产剧开始有“姐狗101”的趋势,则对标剧中一定会出现韩剧《请吃饭的漂亮姐姐》;而当行业想要再度向医疗剧挑战时,韩剧《机智的医生生活》则成了必不可少的对标选项。

从事项目评估工作的老罗透露,最近这两三年,自己看过的项目PPT里,韩剧确实在“对标项目”一栏是大热门:类型剧对标韩剧的几率大概是60%,职场剧的对标几率大约是70%,言情剧的对标几率几乎是100%。

当然也有一种情况,是与其“对标”,不如直接“翻拍”。5月20日起优酷独播甜宠剧《你好呀,我的橘子恋人》翻拍自韩剧《不是机器人啊》,6月17日起爱奇艺独播都市言情剧《爱情应该有的样子》翻拍自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爱奇艺甚至提前3个月购买了韩剧原版在中国内地播放的独播版权。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不过很明显,翻拍效果大多不佳,且很吃题材类型。例如今年上半年两部都市言情剧《你好呀,我的橘子恋人》与《爱情应该有的样子》都尚且没有开分,悬疑剧《时空来电》则凭借本身情节量充足、案件重新本土化以及非流量型演员表现踏实,获得了豆瓣7.2分,但从仅一万多的打分人数来看,本身受众有限。

故事的本土化、演员类型的契合度、导演拍摄技法,以及灯光摄影服化道等整条影视制作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有难度,很难说是项目PPT上一个“对标”就能实现的。

对标与翻拍,为何国产剧制片人如此“依赖”韩剧?

河豚君在与几名影视制作内容端从业者对话的过程中,能很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对此抱有不同态度,无奈、积极、不在乎、恨铁不成钢……而这些情绪和这种“依赖”又该如何转化呢?

“参考”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对标’这件事,其实是在追求一个我向你阐述项目的准确性。”

赵湘从事影视剧的文学策划工作几年,除了项目本身在内容方面的一些实质性工作之外,她经常需要接触很多编剧、上级制片人以及平台方,很大一部分精力就是用在与这些人沟通的过程中,并且每个不同工种、甚至一个工种里每个人,水平高低各不相同,沟通方式也要随之转变。

在阐述世界观的时候用韩剧做比喻,或者把韩剧放在项目书里成为“对标作品”,是她认为很直观很有效的一种方法。

当一个人想要做某种类型的剧,但是没有找到很精准的抓手的时候,往往就会通过“对标”来表达,比如某个韩剧中的人物很出彩,希望做一个同样精彩的人物,或者前两年美剧《致命女人》很火的时候,很多人认为它的结构很好,很想做同类结构。对标热剧《请输入搜索词:WWW》和《浪漫的体质》都是这样在某个方面非常突出的作品,前者经常被用来对标女性角色,后者则经常被用来对标情感和气质。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不过事实上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赵湘也经常遇到因为“对标”产生的沟通差距或者理解错位。

“比如制片人表示想要某部韩剧的人物性格,当你给到的时候,他又纠结在人物的气质甚至整部剧的气质方面,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沟通问题非常大了。大部分制片人是不太懂内容的,这就是现状。”

编剧云帆表示,剧本文字不像小说文字有大量的侧写描述,剧本大多是通过台词展现人物性格和事件发展,中间辅以一些状态描写,“可能很多制片人拿到剧本看了之后,就是怎么看都感觉文字很平淡无奇,除非你跟他说,我们这个是《少年法庭》那种,《鱿鱼游戏》那种,他一下有了画面,对着剧本感觉就来了。”

当制片人不看剧本或者看不懂剧本的时候,他们往往就是会沦为这种“视觉生物”,一定要看到镜头成片画面,发现是像某部已经播出过的剧,才能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么从赵湘这样策划端的角度来说,解决方法就是,“内容端的人去给制片人讲桥段,这个桥段可以让他很精准地对应到他想做的剧里,或者直接给他播放对标剧里的情节片段,他很喜欢这个桥段,或者发现是讨论度非常高、很出圈的某些网络流传片段,他就能理解了。”

同样的方法,有些制片人也会反向“输出”给内容端的人,向他们表达自己想要的对标剧或者对标片段。这时就会出现另一个赵湘经常遇到的问题,比如乙方编剧就会理解为制片人是否是想要做一部同样的剧?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就是这种理解错位,经常导致在项目制作的沟通过程中形成恶性循环,一直做不到制片人想要的东西,最后项目就会无限期搁置。

在赵湘看来,“对标”某部韩剧,和“我想做成某部韩剧”,其实是两件事情。

“如果你为了想做成某部韩剧的样子,去专门原创一个故事,这种就挺扯的。然后也有买了版权直接翻拍的,我也不太喜欢。韩剧基本不可直接移植,所以很难做出韩剧的样子。”

不辨优劣,跟风“对标”

“你说韩剧的人设和故事做的有多好?其实都差不多。”

编剧Ellen并不太认同赵湘的看法,她与河豚君展开对话之前,正在补两部去年微博热度不错的韩剧,《达利和土豆汤》以及《心惊胆战的同居》,前者是韩国三大台之一KBS的都市爱情剧,后者是韩国后起之秀收费台tvN的都市奇幻剧。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Ellen以自己随机看到的两部剧为例:

《达利和土豆汤》的女主角完全没有解决事情的能力,非常依赖男性角色的帮助,如果放在国产剧语境里是会被口诛笔伐的玛丽苏型,但编剧给了女主几场高光情节,加上观众的韩剧滤镜,就不在意玛丽苏的点了。

《心惊胆战的同居》是修炼几百年的九尾狐男主意外被女主吸走元丹,为夺回元丹被迫同居的故事,不管放在国产剧里,还是东亚其他国家的剧中里,都是很常见的俗套剧情。

不过Ellen也承认,随机举例恰巧是两部情感戏,放在国产剧里就是主打女性观众的故事,如果是一些悬疑题材职场题材、男性观众多一些的强类型剧,确实会有故事性做得很好的,这就是在对标的时候需要注意分题材类型。

“我们在做一部武侠剧的时候,一位大策划用《甜蜜家园》(Netflix2020年出品丧尸题材漫改韩剧)对标,你能想象吗?”责编小文在向河豚君讲述经历时难掩无奈。

当她细问具体的对标部分时,得到了“一名男性在一栋大楼里升级打怪的结构很好”这样的答复,对于这样常见的男频故事结构也要用韩剧对标,且基本是无效对标的“离谱”情况,小文已经见怪不怪了。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同样的“离谱”事件,身为“乙方”的编剧云帆更加熟悉,她与团队在写一部带有特殊职业性质的类型剧时,制片人提出对标《顶楼》,让她大感震惊,理由是《顶楼》很“爽”,在按“要求”修改一版剧本后,制片人起初很满意,但最终也没能通过评估,仍旧做回了原来的样子。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离谱”对标?制片人到底是按照什么标准来决定对标?

“简单来说,哪部剧在中国社交平台做营销了,她们就选哪部剧。”编剧云帆直言,“比如我们之前有个项目,是青春、校园、甜宠标签的,但正好最近社交平台在营销《夏娃》《安娜》这样的大女主复仇故事,制片人就会说,现在不流行纯甜的故事啦,要做黑莲花啦。其实黑莲花在网文里早就有,只是因为营销让她们有了这种错觉。”

最近看什么火了就想做什么,这是此次对话中得到的一致反馈。

制片人本身在做项目的过程中也会涉及到项目营销的内容,应该能够理解剧集营销的逻辑;可是韩剧当前的时候,大部分制片人却无法辨别剧集本身是因为质量好还是单纯营销造势。这一点令编剧Ellen哭笑不得。

Ellen也提到了两个造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一是对剧集质量没有独立的判断,二是阅片量极少。而第一种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第二种原因造成的。

“大多数制片人不是阅片量少的问题,他们可能压根就不看剧。”编剧云帆补充。

国产剧与韩剧有着制片人中心制与编剧中心制的本质区别,国产剧制片人中极度缺乏内容型制片人,而充斥了资源型制片人,也就是所谓的“Social型”制片人,当他们把主要的时间精力放在拉拢演员、导演、平台资源的时候,自然没有时间去看片。

阅片量贫乏导致一缺乏判断、二只能通过所谓的“热剧”“爆剧”和“营销剧”来做标准,甚至连这些剧也没看过,只在社交软件上刷到过碎片化传播的片段。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对话中,编剧云帆与Ellen向河豚君“诉苦”,一个影视项目的前期孵化和剧本周期一定不会短,做个一年半载是经常的事,在这个不短的时间里,制片人一旦看见一个爆款、热剧甚至只是自己喜欢的剧,就会随时拿给编剧“对标”,想要这样的效果,很多都是和在做的项目完全不同题材或者不搭边的东西,而编剧必须跟着制片人的“对标”进程不断修改剧本直至面目全非。

“有些题材其实我们早就写过了,被制片人要求左改右改,三年过去了,同题材韩剧都已经播了,又被制片人拿着韩剧来让我们对标,结果不过是回到了原点,但别人已经写过了,那如果三年前就按照一开始的拍,是不是我们的剧就会比韩剧更早播出呢?”

如此的荒诞就是影视内容人的“日常”。

再问到他们,国产剧制片人是否会过于依赖“韩剧”?编剧云帆笑言,“不会,过段时间营销号可能就会开始营销美剧或者台剧了,到时候对标剧又会变成美剧台剧了。”

“对标”韩剧,误区几重?

“很久以前我们在做项目阐述的时候是很避讳和同题材剧集比较的,说我们像这个剧像那个剧,但现在我们会直接扔给他说,我们就做成这个剧这样、那个剧那样,直给,不然他们想象不到。”

编剧云帆似乎找到了和甲方沟通的规律,“我们写宅斗,就和制片人说是《双面超女》(2021年韩剧收视Top5),俩女的在家互抽300个巴掌,制片人就喜欢了。”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身在编剧岗位,对这种“就爱对标桥段的行为”感受至深,因为制片人本身接收的也是碎片式片段,反馈到内容端也是碎片式桥段,但事实上“抄桥段”就是一种很笨拙的行为。

编剧云帆认为影视剧最常规的方式应该是:模仿+创新。用这种方式,韩剧已经几乎做完了所有影视剧能够做的类型,甜剧、虐剧、爽剧都做到了极致,并且已经进入了下一个类型大融合的新阶段,而国产剧在自己的类型里还没有做明白,想跳步骤去对标模仿,几乎是不可能的。

真正去对标的东西,反馈在剧本层面,基本上都不会是关于场景动作的描述,更多的是一种气质和氛围,这个氛围会决定你的人物状态,剧本反馈出来就是这个人物的台词是会更加生活化一些,还是文艺腔一些,或者就是不爱好好说话的那种。

云帆记得今年有很多制片人开始想做《人世间》,但从甲方手里IP本身的情节内容并不足以支撑他做一个像《人世间》这样很沉重的东西,如果硬要做,最后可能年长的观众不爱看,年轻的观众不买账,所以她会推荐轻量级的IP,那样就可以做成《1988》这样轻松的家庭年代故事。

国产剧制片人的韩剧依赖症

“韩剧放在亚洲的剧种里当然是做的很好的,但很多人对韩剧都是有滤镜的,你如果想对标,就摘下滤镜,想清楚自己究竟要做什么,我觉得这个很关键,平时国剧出海的时候都在宣扬文化自信,为什么这个时候就好像很没有文化自信了?”责编小文感慨。

不仅阅片量小、只看短视频片段,甚至有只看百度百科剧情简介和分集简介就当自己看过剧的制片人或者大策划。小文觉得这在影视圈太常见了,说着要学习美剧学习韩剧,学遍了全世界的剧种,唯独没办法真正沉下心来做一部好的国产剧。

“很多人看国产剧,其实在内心里已经先把国产剧放在了鄙视链的底端,不屑去看,所以无法真正知道当下国产剧的优劣,以及如何改变这种问题。就像他们在说韩剧高级的时候,也并不真的知道韩剧高级在哪里。”

所以“对标”韩剧不是不可行,关键是大多数制片人在对标时容易陷入几大误区:

第一,就是编剧云帆提及的“抄桥段”,而她以韩剧自身的做法举例,当韩剧需要参考其他国家剧集时,往往会用一种高概念混搭一种最通俗甚至下沉的形式做融合,最后做出更为“落地”也更为大众化故事。所以“直抄”是一个画皮不画骨的误区。

第二,需要真正知道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是给谁看,受众清晰。你要做的究竟是《1988》还是《人世间》。

第三,就是被“韩剧滤镜”左右,无法真正理解自己需要对标哪个部分。韩剧在影视制作的整条链路上,每一个环节的质量相对平均,不会出现特别“拉胯”的环节,所以制片人需要考虑清楚,即便在剧本环节质量对标了,是否在后续制作的摄制、美术、服化道、后期剪辑环节也都能跟上。

第四,将国产剧放在鄙视链的底端,天然带着偏见去做,也很容易出现对本土化风格理解不透彻的情况,并且忽略了国产剧自身的优势。

说到最后,责编小文有些沮丧,她从小就是公认的“电视儿童”,爱看电视剧,全世界的都可以看,现在看国产剧也有从头到尾看完整的习惯。她在想,虽然大家还会吐槽国产剧很烂,嘲讽资本家做剧逻辑,但她看见国产剧一步步走到现在,技术有了革新,剧作理念也在迭代,都是有在进步的。

“就像最近《幸福到万家》里女主角何幸福的做人准则一样,你不要看不起你自己在做的事情,你只要好好研究认真做,自然会越来越好,如果你连自己都不尊重自己做的工作,那不就成了王庆来吗?”

以上文章来源于河豚影视档案 ,作者阿po

转载文章,不代表查理老师的编剧课立场。https://www.bianjuke.cn/p/1929

(1)
上一篇 2022年7月19日 上午11:31
下一篇 2022年7月21日 上午10: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