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片,是谁努力「扒开」的“新路”?丨2022平台观察

短片对于电影行业有多重要呢?

贾樟柯曾说:“短片是电影最初的形态,电影史本身就开端于短片。”

如果没有短片这种成本不高,门槛也较低的形式,《爆裂鼓手》《电锯惊魂》《第九区》等影史经典作品;诺兰、卡梅隆、斯科塞斯、库布里克、波兰斯基等电影大师,或许都不会出现。

但这个能把青年创作者送到电影艺术世界的「龙门」,和普通观众好像很遥远。

除了影节、影展的评审和嘉宾,部分资深影迷、影视行业从业者,几乎没人能看到每年产量不低的短片。

短片,是谁努力「扒开」的“新路”?丨2022平台观察

可最近,这样的历史要被改写了。

6月10日,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旗下的青葱计划线上短片展在B站上线;

6月23日,B站、坏猴子影业联合出品的系列短片《大世界扭蛋机》上线;

6月29日,第15届FIRST训练营的短片合集电影《对立面》在爱奇艺上线……

一时间,各家培养青年创作者的平台/机构/公司,频频和视频网站合作,似乎预示着短片创作即将和大众联结在一起。

不过,在短片「抵达」大众前,有三个问题亟需回答:短片的平台为何突然结合?短片能给平台带来什么价值?平台能给短片提供哪些资源?

短片,是谁努力「扒开」的“新路”?丨2022平台观察

从商业角度看,短片一定不在平台的「购物车」里。

一方面,短片能凑钱拍出来就不易,找宣发团队更是天方夜谭。如果没有影节、影展牵线搭桥,从源头上就和平台搭不上关系。

另一方面,因为创作周期、成本、创作者成熟度等原因,短片本身的质量很难和成熟的影视作品相提并论,几乎没有吸附会员,甚至直接变现的能力。

所以如果从短期扭亏为盈的战略看,短片对平台几乎没有价值。

短片,是谁努力「扒开」的“新路”?丨2022平台观察

但短片绝不是一无是处。

首先,作为青年创作者通往职业化的重要路径,一大批人才,在拍摄短片的过程中积累经验,并接受评审、导师们的指导,逐渐成长为具有电影、剧集创作能力的行业新人。

短片本身或许对平台没有价值,但背后的人才,可是各家平台最渴求的「资源」。

举个例子,由院线电影导演路阳执导的网剧《风起陇西》,在摄影、美学、剪辑、服化道等方面,再次提高了行业的天花板。

作为目前各平台最想合作的创作者之一,如果哪家在他凭借短片《回家》崭露头角的16年前,就有过合作经历,相信邀请时起码多了份情义。

其次,短片较灵活的特点,延伸出两个优势。

一是可以随需求排播。譬如FIRST的《对立面》,将七部短片拼成一部长片的体量,目前在爱奇艺的「云影院」上线,需以非会员12元,会员6元的价格解锁观看。

又如《大世界扭蛋机》,则是根据主题,分为「明日之后」「成长之前」等单元,其中「明日之后」包括贾樟柯、宁浩主演的短片《地球最后的导演》,同样是非会员12元,会员6元的解锁价格。

虽然截至目前,二者的热度和播放量都不算高,但机动性强的排播模式,多少可以为平台带来一部分收入。

短片,是谁努力「扒开」的“新路”?丨2022平台观察

二是如果平台看好某一部短片,购入改编权或签约创作者后,可以借自家的影业,改编成长片或剧集。

前文提到,全球范围内,《爆裂鼓手》《电锯惊魂》《第九区》《汉江怪物》《超市夜未眠》《调音师》等高口碑电影都是由短片改编而来。

郭帆的长片处女作《李献计历险记》、大鹏的转型之作《吉祥如意》,也都有短片的原型。

所以从未来的无限可能性,以及较低的成本出发,买短片起码不会特别亏本。

最后,视频网站可以借此和影节、影展、导演扶持计划建立合作

随着国内短片创作、创投、评审、人才扶持的日益成熟,几乎所有青年创作者,都被各个平台网罗,且很早就进入到专业的学习、实践过程中,起步极高。

没有过多精力兼顾人才培养的视频网站,可以通过合作,长期稳定的和每一代创作者勾连,将「军备竞赛」进行到底。

短片,是谁努力「扒开」的“新路”?丨2022平台观察

以上三大原因,给了视频网站选择短片的理由。那对短片来说,视频网站能带来哪些资源呢?

咱们从创作者开聊。

过往,短片作为新人展示影像风格、叙事能力的「工具」,基本作用是让资方看到自己的才华,从而获得创作长片的机会。

但因为过于强调工具性与作者性,没有市场性的短片,一般只在创投会等渠道播出,影响力有限。

如今上线视频网站,在保留原作用的同时,短片有机会被更多人看到,创作者在生涯伊始,就可以面对观众,有和观众沟通的机会,对个人成长与曝光大有裨益。

短片,是谁努力「扒开」的“新路”?丨2022平台观察

同时,随着关注度上升,部分短片的质量,随成本、创作者能力的提升水涨船高。

今年5月举办的戛纳电影节中,来自中国的短片大放异彩。其中陈剑莹执导、姚安娜主演的《海边升起一座悬崖》获短片金棕榈奖;

黄树立执导的短片,《当我望向你的时候》获戛纳酷儿金棕榈最佳短片;

李家和执导,成本仅5000元的《地儿》,获电影基石单元二等奖;

导演郭容非制作中的新片《红姐》,也在基石单元驻地计划中获奖。

多部短片在世界上最具影响力、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上有所斩获,证明了国内短片创作的成熟。如今上线各平台,也有了内容上的价值和底气。

再聊聊牵头的影节、影展和扶持计划。

作为辅助内容生产的平台,各家很早就和视频网站有过合作。

且不论视频网站给予的小额版权费,单说对内容与平台的曝光,可以吸引资本的关注,甚至为后续的扶持动作招商引资,持续提升短片的品质。

譬如《大世界扭蛋机》的制片方坏猴子影业,2016年提出扶持青年导演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后,就与爱奇艺、B站等平台有过合作。

去年推出的「B站x坏猴子73变青年导演计划」,更是和B站进一步关联。

相信未来这批创作者会在B站的自制内容发展上奉献一臂之力。坏猴子的「73变青年导演计划」,也会吸引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扩大人才储备规模。

短片,是谁努力「扒开」的“新路”?丨2022平台观察

FIRST和青葱计划的情况也很类似。FIRST的超短片单元,一直和B站合作。青葱计划与优酷也有长期的伙伴关系。

在北影节、上影节、金鸡奖等官方影展关注到短片创作,「ReelFocus真实影像计划」「NOWNESS天才计划」「HiShorts!厦门短片周」等短片节、展越来越专业的当下,青年创作者的扶持计划「卷」到了极致。

借视频网站扩大影响力,无疑是扶持平台们聪明的决策。

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电影行业慢慢复苏。短片频频上线平台,表明了资本方、视频网站、内容制作方、扶持平台与创作者抱团取暖的决心。

虽然大家在抱团的同时,又「各怀心思」。创作者、平台希望获得更多曝光,视频网站希望尽早和青年创作者搭建关系。但归根结底,大家都是为了影视行业更光明的未来。

而对于普通观众而言,短片在故事和制作上,没有影视作品成熟。可更生猛的表达、更新奇的创意、更高的叙事效率,也算一大优势。

或许随着短片工业的成熟,青年创作者的作品,不仅仅会被欧洲三大影节关注,还有机会走入「千家万户」。

转载文章,不代表查理老师的编剧课立场。https://www.bianjuke.cn/p/1748

(1)
上一篇 2022年7月1日 下午6:24
下一篇 2022年7月6日 上午11:3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